妄言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士潇/潇士】6.18天狼糖

顾安妩:

这几局都挺好看的,尤其大宝ks都在的两局,建议看全程。另外糖是从帮主视角整理的,歪哥视角还有糖但是lo主这里没找到完整版录屏就不指路了。
 
B站av11432930 第一局: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02:18 帮主:10号小玩家,远置位发你个查杀,怕不怕
05:26 帮主:(我要是白狼王)但凡不是十号,刀口都可以在脖子上划一刀
06 : 31 帮主再一次举报jy家40万大灯
前情提要:1号帮主守卫吃首刀女巫没开药,10号jy骑士被白狼王爆了,两人在警上双双出局,受不了的帮主给jy打了微信电话
09:19 帮主:jy能听见吗
Jy:能能能能
帮主:卧槽是tm狗吧,第一天首刀我,然后把你给爆了
Jy:哎嘿嘿嘿嘿,咱俩重新开一盘吧。你什么身份啊?我骑士。。。
帮主: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买骑士,让你买骑士!
Jy:哎我tm想抱这个b结果抱不了他
帮主:是不是买的,是不是买的
Jy:我重新建房了啊
帮主:我都傻了你知道吗,我一看1号我以为被爆了呢,然后再看1号是夜里死的,10号被爆了,贼尴尬。。。
 
B站av11434150 第二局:小卷游戏体验呢?
00 : 13 帮主:哼我们俩兄弟是真鸡儿惨
05 : 34 帮主:这板子,jy不敢买预言家吧,我要是白狼王。。(后面好像没有后面了)
前情提要:1号jy警上跳预言家给4号帮主发了个金水,说到他俩开黑进来的就又被白狼王爆了
07 : 58 帮主:心疼我歪哥(然后又给jy打微信电话了)我去采访一下当事人
帮主:我们来在线采访一下1号当事人。你的感受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
Jy:哎呦卧槽哈哈哈哈我tmd再也不买骑士了,我再买骑士我是狗卧槽
帮主:哎骑士多少钻
Jy:198(巨心疼)
帮主:卧槽
Jy:哎呦气死我了,那你肯定是好人了,他爆我是真预言家。这游戏太难玩了,你玩吧你玩吧
帮主:贼气卧槽
39:28开始帮主微信调戏jy,拿了女巫牌的帮主告诉他卷他是个狼,然后帮主微信就不停地响
 
B站av11434560 第三局:结束这么快?
00 : 03 帮主:晓雯要是来我也可以等哟(jy让他等下大宝)
(听不清歪哥说了啥)
帮主:卧槽咱哥俩在乎那个吗
(中间微信又响不停,帮主笑地像个恋爱中的蓝孩子)
前情提要:2号jy又买了骑士骑了三号是个好人自己出局了,然后帮主就超级幸灾乐祸,直喊牛逼。又给jy打电话被拒绝了。(这场戏从11:08开始,电话内容你们自己看吧,不放了,好累。。。)
打完电话的帮主还在笑:jy,卧槽,国服最菜骑士
 
B站av11436032 第四局:请看大宝表演
36:49帮主:你说4又买骑士,买了五轮骑士,贼鸡儿菜,五轮骑士没骑死过一匹狼,怎么菜成这样可以
(这局jy是民被刀了)
 
B站av11437313 第五局:ks悍跳酒神 毫不犹豫扛起士潇党大旗(相声局全程高能,不单独整理了)

【默读】一辆简单的车

一个立志不玩lofter然而打脸的人:

那天于市局而言是个平淡的日子。没什么案子,也没什么紧急会议,不大的办公室里略微压低的笑闹声和噼啪的键盘声混在一处,听起来无聊而又安稳。骆闻舟正跟郎乔陶然闲磕牙,无意中往窗外扫了一眼,正看见一排飞鸟从对面的居民楼后斜飞出来,呼啦啦地冲进了蔚然的天幕。


是个好日子。


 


下班的时候天已然擦黑,骆闻舟走出市局大门,一边对着渐次亮起的路灯和喧闹的街道舒展了下筋骨,一边思考今天要给他家那位带些什么吃食。


这时他看见一辆熟悉的SUV开了过来。车窗慢慢降下,驾驶室上坐着的男人冲他吹了声口哨,一双桃花眼微微一弯,流出一抹撩人的笑意。


骆闻舟身形一顿,暗骂一声“又乱放电”,然后从善如流地窜上了副驾驶。


坐定之后他才发现不对——费渡今天穿了一身颇为修身的西服,细细看来上面还有若隐若现的骚气的暗纹,衬衫的扣子解到了第三颗,他同样若隐若现的胸膛飘出槐花的清香。


这充满了酒池肉林气息的派头让骆闻舟几乎有些疑心自己打开车门的方式出了错——费渡自从跟了自己之后就从了良,平日里正经上班下班,应酬也是能推则推,更别提参加什么纨绔之间的聚会了。


他于是带着点惊讶问:“哟,宝贝儿,谁这么值当,劳你出卖色相哪?”


费渡一面重新发动汽车,一面向他飞了个笑眼:“师兄你啊。”


骆闻舟本来当他又在跑火车,然而前面碰巧是个红灯,费渡慢慢把车停稳,偏过头看着他,说:“今天是你生日。”


骆闻舟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对案件日期明细敏锐得几乎过目不忘,对待纪念日什么的却五大三粗得很——祖国母亲的生日除外,毕竟祖国母亲会给他放假。本来么,都是奔三的大老爷们儿了,哪来那么多穷讲究?然而费渡默默记下了他的生日,还为此费心准备了一番……骆闻舟扫了一眼后座,看到那里放着一个明显是蛋糕的盒子,心里不由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熨帖。


“嘘。”费渡说,“感动的话等会儿再说,带你去个好地方。”


 


骆闻舟本以为费渡穿着这身行头,所谓的“好地方”大概是什么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氪不起的高档会所,结果眼看着车子越开越偏,最后索性出了城,向着荒郊野岭冲去了。


“……”骆闻舟抱紧了胳膊,做害怕状往车门上缩了缩,说:“你你你、你要干什么?虽然我长得帅,可也卖不了几个钱的!”


费渡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就快到了,前面那座山就是。”说完他收回目光,加速向前开去。


眼看着到了山脚,费渡直视着前方,忽然平平地说了一句:“谁说卖不了钱。”他的语调半是慵懒半是认真,“如果可以买,我用全部身家来换。”


……得。或引经据典或含蓄深情或奔放热烈或直抒胸臆,费爷有无数种方式说情话,总有一种戳中你——反正骆闻舟自觉已经被戳成了筛子。


车子稳稳当当地开上了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很快就到了山顶。这地方偏,又不是什么名胜景区,入夜时自然荒无一人,十分适合杀人越货之类的勾当。骆闻舟一路上看着两边丛生的杂草,感觉费渡浪得越来越推陈出新……嗯,很有野趣。


费渡停好车子,示意他下车。


一下去骆闻舟差点就被闪瞎了眼。


或许是因为远离工业区,这里的天空尚未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遮蔽,天幕澄净得近乎透彻,天穹上满天的星像是被撒了一地的锡纸糖一般忽闪着明明灭灭的微光,星辰似海银河如洗。从这里遥望燕城,能看到它升腾而起的华光和细而庞杂的脉络。


氤氲着明亮的燕城像一座孤岛。远远地凌驾在燕城之上的荒山也像一座孤岛。


“我以前……”费渡慢慢地说,“来这看星星。”


他说了这一句,便不再开口。他身上的槐花气息混着呼呼乱吹的山风扑到骆闻舟面前,闻上去竟几乎是清冽的。


没等骆闻舟咂摸出一丝心疼,费渡就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示意他坐进去。


骆闻舟进去之后费渡也紧跟着钻了进来,然后顺手带上了车门。SUV的后座相当宽敞,费渡把蛋糕提溜到一边,说:“手伸出来。”


骆闻舟当他要给自己礼物,就美滋滋地摊开了手。费渡一手握住他的手,一手在他背后摸出个东西。骆闻舟眼前一晃,右手腕就被猝不及防地铐了起来;他眨了眨眼,右胳膊就被挂在了车顶把手上。


他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个手铐,非制式,贴着肉的一侧有绒布衬里,显然是个情趣用品。居然被费渡这个骨架比眼镜架还娇贵的小残废偷袭成功,当真美色误国。骆闻舟无奈地暗叹了一声。他寻摸着,八成是费渡小贼反攻之心不死,想把他制住方便下手。然而他自信靠脚趾头也能压倒费渡,故而十分气定神闲。他怀揣着这份气定神闲不慌不忙地调侃:“宝贝儿,这礼物可不怎么厚道啊。”


费渡笑:“别急,礼物还没拿出来呢。”


说着,他敛低眉眼,将西服外套脱下掷于地上,然后慢慢地解开了衬衫右手上的扣子,将袖子简单一挽,便将手送至了骆闻舟眼前。


骆闻舟看清了这只手,一时间连呼吸都屏住了——这只伶仃的手腕上系着一根银灰色的飘带,细致地打了一个精巧的结,看上去矜贵而柔软。


费渡一双眼睛微微带笑,左手牵起骆闻舟尚自由的那只手引至这根要命的系带上,压低声音问:“你的生日礼物,现在拆吗?”




完整版戳↓


http://weibo.com/p/1001604062035150288440

【DMHP】这个题目我怕写出来被和谐

沈之亦:

※ 知乎体,完全就是个荤段子。


※ 感谢七绪姑娘,你真是棒棒哒


※ 依旧,人物关系性属于罗琳,人物性关系属于我。


※ 脑洞清奇,码着自嗨。




不是车,一本正经的荤段子。




最后,知乎上真的有这个问题,你们可以去看看,我很多灵感都是来源于原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喜欢一个事情真的没那么难吧
尤其是 学习相关的
但是喜欢一个人太难了
比如我可以因为喜欢这个专业不管他被知乎黑得最惨也不管他的什么狗屎就业率 相信自己混吃等死的能力
但是我会因为对某些人喜欢不起来而想换专业想换宿舍

好的吧反正

医学部的很多大家都很可爱啊😁
但恰好
我遇见的都要了命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有泪沟了
一言难尽
听不懂人话的傻逼这么多
我真是要死哦呵

莫名其妙想起一句
老子小仙女
老子不跟你们凡人谈恋爱。

确实老了…【托腮
有趣的女孩子

老了…
提不起劲
没意思